c1

-

是的,我重生了。

我叫李玉,是一位平平無奇的beta。出生於一個平民區,家裡不算富裕也說不上落魄。我是家中的大姐,底下還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從這就能看出來我們家是多麼需要男丁啊,即使條件一般還要努力為國家貢獻出生率。因此,我們家也因為人丁旺盛走向了貧窮。人頭稅讓我爹除了辛勤的在肉腸廠工作之外還要兼職地下拳擊館的陪練,我媽也開始給人當保潔補貼家用。往往是我晚上把弟弟妹妹都哄睡著之後他們才疲憊的推開門發出各種無意義的噪音和抱怨聲。

帝國法律對未成年受教育權很重視,得益於此我才能從灰濛濛的家裡跑出去獲得短暫的喘息,儘管社區高中裡的環境也差不多,同學也都是從小就嫻熟的鄰居,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無知和**,這片街區的氣息一向如此。

“下週就是招聘大會召開的時間了,你們最好抓住這次機會,特彆是你們裡麵的beta。”講桌上朱芸的聲音被課間打鬥的聲音遮蓋住,讓人聽不真切。

我不動聲色的觀察了其他人,大部分人有恃無恐的打著哈欠,玩著光腦,自信自己不會成為beta,自然也不會去注意這些。

帝國裡Alpha和Omega占比最大,其中Alpha優勢最大,分化之後身體和精神素質都能進階一大段,更有資質好的能直接達到S+的精神力,現任的帝國指揮官金泰亨就是典型的例子。Alpha包攬了那些對體力和精神力要求高的工作,強者往上走,至於一般人也能養活自己。至於Omega,分化後治癒力和藝術上的天賦則能顯化出來,感知能力強的往往會成為註明的藝術家或者設計師,比如被稱為“月神”的樸智旻。至於beta,beta往往會被認為是資質及其平庸的人纔會分化成的性彆,隻有有錢人家能夠養得起beta,一般的beta在社會上往往遭受歧視,因為冇有辦法超過Alpha所以最低廉的販賣體力的工作都得不到,所以存活率很低,數量也很少。不過一個人的出現改善了beta的處境,一個同樣出身於底層的人,她用努力追趕他人的天賦,然後創辦了第一所beta女仆培養學校。

具體的故事我已經忘了,這是我上輩子和某個同樣是beta的邊緣人聊天時他偶然提起的人物,他似乎很崇拜她。那時我忙著解決生存的問題,忘了問他她叫什麼名字。

上輩子的我也像大部分人一樣以往自己不至於那麼倒黴成為beta,所以纔不會注意老師說的什麼招聘會。

“事實上,這場招聘會是由beta女仆學院展開的,藉此機會尋找一批新生,如果感興趣的話下課之後找我要一份報名錶,希望大家都重視一下。”台上的朱老師還在補充著注意事項,

“老師,彆費勁了,我們怎麼可能分化成beta呢?”班上健身哥打斷了喋喋不休,其他人也紛紛應和著。

“不過,那誰就說不準了。”有人開始衝著牆角的座位擠眉弄眼,那裡坐的是少見的beta家庭的孩子,閔玧其。

看到此情此景,我有點想笑,誰能知道一向默不作聲,存在感很低的閔玧其在兩週後分化成了Alpha,並且是天賦極高的那種,直接被帝**校錄取。至於健身哥,雖然也分化成了Alpha,不過最後好吃懶做也是得了監獄的一份編製,如願蹲了大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