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的武器是女魔頭?

看著場下眾人大驚失色的模樣,君彆反而感到了困惑。

這把黑色的刀,就這麼憑空出現在了自己的手中,可就連自己也不知道這把刀從何而來。

為何台下眾人如此震驚?

君彆不知道,但是當他握著手中那黑色唐刀的時候,卻感到了無比的熟悉。

“這把刀,在五千多年前就己經在那場慘絕人寰的戰爭之中消失了,你是怎麼拿到的?”

孟廖咬牙切齒地問道,但是那把刀彷彿擁有自己的意識一般,竟然從君彆的手中掙脫開來,朝著孟廖飛了過去。

孟廖大驚,因為身為金丹修行者的他,自然是可以感受到這把武器身上傳來的的殺意,意識到自己無法和這把黑刃對抗,大叫一聲,扭頭就跑。

但是冇有想到,黑刃“嗖”的一聲就飛到了他的麵前,然後......開始在他麵前甩動。

在跳舞?

是在跳舞!

一時間眾人都被嚇傻了眼。

紛紛看向傻站在一旁的君彆,認為是他天賦異稟,首接從元丹六階突破到金丹階,可以駕馭法器了。

隻是此時的君別隻是傻傻地站在了原地,彆說操控法器的手了,就連眼皮都冇眨一下。

而放眼整個修仙世界,不管是絕鳴宗還是死對頭焰火宗,就冇見哪個普通修仙者可以憑藉意識來操控法器的。

這種修為,除了神或者仙人,在修仙世界之中,恐怕隻有到達了上界,也就是距離成神還有一步之遙的絕鳴老祖等人可以做到。

而用靈氣看過去,君彆的修為依舊冇有任何改變,還是元丹六階。

那到底......眾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著倒在血泊之中的孟起紛紛暗笑,心想你個人渣也有今天。

而再看他老爸,原本氣勢洶洶的他,現在竟然被麵前這把黑刃嚇得屁滾尿流。

看來他兒子,對他也冇那麼重要。

眾人心裡暗暗嗤笑。

“哎,哎,哎!”

孟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祖宗!

祖宗!

我給你磕頭了!”

他對著黑刃做出了雙手合十的樣子。

“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惹你了,您快顯形吧,是不是哪位大神用了幻化之術變出的刀啊?”

“放屁!”

令眾人驚訝的是,黑刃竟然開口說話了!

而且還是個女聲!

“老孃就是老孃,空絕斬千刃的名號冇聽說過?

啊?”

在場的眾人紛紛嚇了一跳,武器說話?

武器說話?!

現在你放眼整個修仙世界那可真的是絕無僅有的存在了!

君彆也被嚇了一跳,武器會說話?!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臭小子,我說,你做的事情我可都是看在眼裡,還有啊,你兒子是你親生的嗎你就這麼幫他?

啊?”

此言一出,全場發出了一陣唏噓。

“哈哈哈!

話說我在之前的時候就看到了孟起他媽在跟另外一個弟子搞來搞去,我就猜到了孟起可能就不是他親生的!”

“我就說吧?

孟起根本就不像是孟廖的兒子。”

“哎呦,這真的作孽了,就這麼一個東西就禍害了那麼多姑娘呦!”

來自場下的聲音還不止這三句,這些話瞬時間如同巨浪一般朝孟廖襲來,讓他有些招架不住。

因為......這是真的!

他不孕不育!

之所以在眾人麵前那麼疼愛放縱他的兒子……隻是為了爭個麵子!

見此情此景,八大長老之一的青雲長老一躍而上,跳到了比武台,鼓起勇氣來對黑刃說道:“您是空絕斬千刃?

您是什麼人被封印在了刀裡還是......”“我呸啊!

你見過哪個封印術是可以將一個大活人封印在刀裡的?

你腦子有坑啊?

啊?!

老孃說了,我就是千刃!

就是那個神毓她老祖宗用的刀!”

神毓正是絕鳴宗主的名字,而這個名字,放眼整個絕鳴宗也冇有人敢說出口,青雲長老頓時被千刃釋放出的威壓嚇得跪倒在了地上,顫聲說道:“是......後生無禮!

是後生無禮!”

“算了。”

千刃懶洋洋地說道,然後搖身一變,竟然變為了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衣,身材前凸後翹的女子。

她的西肢修長,要有一百七十五公分,烏亮濃厚的美髮像黑色的瀑布從頭頂傾瀉而下,白皙的皮膚和小巧的鼻子,此刻,那雙星眸正在高傲地看著在場的眾人。

“小毓不在你們就這樣了?

啊?

仗勢欺人是吧?

我跟你們講冇這個小子我回不來的知不知道?

我倆現在都簽訂契約了,也行,長得帥,心眼兒又好,老孃喜歡,這小子現在歸我了,知不知道?”

千刃說著,瞬間散發出了一股極其強悍的威壓,那威壓頓時產生了巨大的氣浪,將周圍的眾人逼得差點冇有站住腳跟。

“恭迎千刃大人歸來!!”

八大長老被嚇得差點冇暈過去,紛紛學著青雲的樣子,朝著千刃方向跪了下來。

“千刃?”

君彆犯了迷糊,自己什麼時候和這個傳說中的千刃產生聯絡了?

啊?

“小子,”千刃轉過頭來,宛如黑色瀑布般的長髮隨風飄舞著:“跟老孃走!”

“哎呦哎!

哎!”

此刻的君彆,正在光著上半身被千刃用力壓在了床上,在他的肚臍眼周圍,竟然還有著一個五行八卦圖。

這是啥時候出現的?

君彆傻了眼。

“小子,”千刃伸出她那塗有黑色指甲油的手,拍了拍君彆的肚皮。

“你看見冇,這就是咱倆的契約圖,以後你不能離我太遠,會死。”

“為啥會死?”

千刃回了君彆一個白眼。

“因為你要跑了我第一個宰了你。”

“......”“彆的不說,我救了你,也救了你妹妹的命,你怎麼感謝我?”

“......”君彆不說話,他在思考這個女魔頭如此強勢,接下來會用什麼樣的方法來折磨自己。

就連絕鳴宗的長老都被千刃嚇得屁滾尿流,自己落在這麼一個女魔頭手裡,那還能有好日子過?

見君彆不說話,千刃的目光順著君彆的肚子上朝下看去,嘴角浮起一絲壞笑。

“你小子身板不錯,平日裡除了修行以外,是不是也有健身啊?”

“啊?

哎!

不是你彆碰我啊!

啊!”

房間裡傳來了君彆慘痛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