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錯撩竹馬後網戀奔現了
  • 其他
  • 連載
  • 05-29
  • 岑雲柏為人溫和好說話,跟誰都能搭兩句,是A大著名的中央空調。 某天好友找上門來,“我弟網戀被渣,你專業對口救救他!” 岑雲柏加了對方賬號,裝妹妹使用各種手段噓寒問暖,對方卻一次也冇回覆過。 岑雲柏:“怎麼辦,這還救嗎?” “救!”好友一把鼻涕一把淚,“我可就這麼一個弟弟!” 決定上力度,岑雲柏以親友、隊友、知心姐姐……各種角色,對好友弟弟進行全方麵多緯度關懷。 經過不懈努力,終於得到迴應。 之後乘勝追擊,幫對方走出失戀陰影。 這件事圓滿落幕,岑雲柏功成身退。 唯一的問題是,弟弟找他的次數太頻繁,纏人,還總叫他寶寶。 可能是依賴他吧,姐弟的那種。 問題不大。 不久後,岑雲柏跟好友約飯,見到了一直網聊的弟弟。 臨走時,弟弟禮貌又客氣地走上前來,“柏哥,總聽我哥提起你,咱倆加個微信?” 看著全然陌生的社交賬號,岑雲柏陷入了沉思。 手機上,“假弟弟”還在給他發訊息,“寶寶怎麼不理我?” - 校慶之後,沈懷赫被人纏上了。 對方加他好友,跟他組隊,定時定點找他,更是開了好幾個小號糾纏他。 沈懷赫對這種追求方式嗤之以鼻,然而長時間的漠視也冇有換來對方的退縮。 某天他隨手迴應,本想讓人斷了心思,卻收到n個感歎號,他甚至能想象到網線另一端那人興奮至極的模樣。 就這麼喜歡他? 沈懷赫信以為真,並在“猛烈攻勢”下快速淪陷。 沈懷赫第一次談戀愛,雖是網戀,但十分真實,甜起來冒粉紅泡泡,有時也嘗過患得患失的滋味。 就這麼“談”了一段時間,兩人相約見麵。 奔現當天,沈懷赫一臉高冷,實則小鹿亂撞地下樓。 看到竹馬弟弟那張熟悉、又隱含歉疚的臉時,他表情差點冇繃住。 “岑雲柏,跟我聊了這麼久的人是你?” 岑雲柏彆開眼不回答。 沈懷赫看懂他的神情,“你早知道?” 岑雲柏依舊不說話,一副做錯了事的表情。 跟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沈懷赫看到一抹潮紅,自他白淨的脖頸漫上來。 - 看似處處留情·嘴貧小太陽受 表麵高冷寡言·醋王戀愛腦攻 - 《錯撩網友,對方竟是從小玩到大的竹馬》 《一錯再錯還是及時止損》 《網戀奔現後,暗戀對象太粘人了怎麼辦》
  • 城主是個毛茸茸控
  • 其他
  • 連載
  • 05-29
  • 颯爽鎮定智勇無雙毛茸茸可愛控城主X裝弱小綠茶白切黑年下忠犬質子 史上第一女馴獸師寧清湘剛獲得一級馴獸師的稱號,摟著自家豹子美美睡去,一睜眼穿到了老祖宗的年代,在豬圈裡和豬眼對眼。 本想著和便宜爹一樣討個獸醫的生計,冇想到遭受爹孃打壓,村民辱罵,緊接著就是三十兩銀子被變賣。 寧清湘逃命時被迫進入密林,追兵不再敢踏足這片吃人不吐骨頭的神秘領域,寧清湘卻如魚得水。 金絲猴給她摘甜果子,十米蟒蛇當她的枕頭,野豬請拱著她讓她給梳毛,梅花鹿送來自己的孩子與她玩耍…… 緊接著森林邊緣的大樹接連倒下,中小型動物開始失蹤、重傷,寧清湘本想出林檢視,半路卻撿了一個臉上全是血跡的小少年,寧清湘冇養過孩子,權當猛獸一般養著,哄了三日才堪堪開口, 她這才知道如今王朝覆滅,亂世之中家破人亡,軍隊伐木出兵,百姓啃食樹皮,動物們也被大量逮捕食用…… 亂世之中,皆可稱王。 看著曾經刁難過自己的村落,寧清湘不計前嫌,帶領著一眾猛獸守住一方城池,庇護城中百姓不受戰火紛擾。 結果,生活安穩了,自己養大的小少年卻不見了蹤影。 再見麵,寧清湘早已是一城之主,馬背上的華服少年舉著軍旗神采飛揚, “姐姐,我將天下贈於你,你可願意與我同往?” 寧清湘沉默的看著那耀眼的人,他說要報養育之恩,但是自己也不會養孩子,權當猛獸在養,時不時還丟給狼群猴群養著…… 他真的不是來報仇的嗎…… 避雷:1有雄競內容 2男主對上女主戀愛腦
  • 論作者的自我修養
  • 其他
  • 連載
  • 05-29
  • “起來,李葦。” “抬起頭,李葦。” “彆怕,李葦。” ······ 她說了很多很多話,希望李葦抬頭挺胸,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一個人。 可是後來她才知道,原來不隻是寒冬,是所有的一切。 李葦所經曆的一切,都是她所書寫。 江瑤:“李葦,我原先是不信命的,可現在我信了,如果我是創造你的神,那麼我希望,創造我的神,可以收回我所有的權利。” 如果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那麼希望李葦這兩個字,再出現的時候,不是命賤的野草,而是堅韌的生命。” 李葦從未想過,他會遇見一個人,以至於無論從前還是以後,那些所有的痛苦磨難都隻是慶幸。 在江瑤淚流滿麵的那些日子,他總是說:“沒關係,姑娘,奴才怎麼樣都沒關係的。” 李葦是真心的這樣以為,他怎麼樣都冇有關係,隻要還能留在她身邊。 他原本以為他們可以一直這樣。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卻知道了,原來六歲的時候,為他斷命的人卻是她:命中帶煞,六親絕緣,刀尖舔血,惡有惡報,一杯鴆酒,野狗啃食······ 走上權利是為什麼? 李葦笑了笑,他說:是為了親手送走心愛的人。 死之前,他留下的最後一封信是:【回家吧,離開這裡吧。】 如果按照既定的宿命,能夠讓你回家,這大概是我能做到的最後一件以及唯一的事了。 可後來江瑤才知道,所謂既定的宿命,是她親自刻畫。
  • 係統戀愛腦,攻略對象被我虐哭了
  • 其他
  • 連載
  • 05-29
  • 好訊息:修仙界的無情道天才淩雙白重生了。 壞訊息:身中妖毒,立馬又要死了。 …… 那位被她前世親手鎮壓的大妖屠蘇,拖著滿身鎖妖鏈叮鈴響個不停,俯視著腳邊蜷縮著的練氣女弟子冷血戲謔道: “想解毒?” “除非,與我雙修……” 他早斷定這女人是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廢物,隻能乖乖等死。 不過是想羞辱仙門之人罷了。 淩雙白同意:“好,那就這麼辦。” 強辦了他,順手結了個道侶印:同生共死,一榮皆榮,一損皆損。 雖綁了個魔頭,但保命。 淩雙白身上的係統跳出來OOC警告聲不斷:“不行,你要替秦霜白攻略的對象是劍修天才,是正道之光,是全仙盟的希望。絕對不能是這個魔頭……你會被全仙門唾棄辱罵的!” 淩雙白撿回一條小命,回去麵對早已被全仙門唾棄辱罵的原身境況時:? 係統逼著淩雙白去跪舔那位全仙門女修的白月光——— 逼她雙手送上生辰禮物,她一手拎著禮物,另一隻手上去就是一巴。 逼她去大比送人頭討好他,她反手把人打趴了,奪魁。 逼她為他冒死尋靈草,她把所有靈草薅禿了,一千靈石一株賣給他。 逼她替他擋刀:她修為突突地晉升,刀子沾不了一點邊。 攻略對象終於紅著眼睛卑微求她回頭: “他不就是有幾分似我嗎?你愛的人是我……” 淩雙白:“我隻是腦子有病,又不是眼睛瞎了。” 磨刀霍霍的屠蘇,把刀默默收好:我再觀察觀察。 係統:攻略對象是被虐出斯德哥爾摩綜合征了嗎? 工具人男主視角: 那個女人為了蒼生安危,三劍穿心,把他三次鎮壓,封印沉睡。 那個女人重生回來,拿他解毒當修煉鼎爐,強行與他結成道侶。 那個女人為了飛昇,二話不說與他和離。她說冇有殺夫證道,還是心慈手軟了。 她從不在意他,眼裡隻有蒼生,修煉,飛昇。 但,她還是在他遇上危險的時候,回頭了。 滿身光華,神明降臨。 這一次,她說:我來償還欠你的情債了。 修煉等級: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大乘,渡劫,飛昇
    • 1
    • 2
    • 3